收入分配的“真正问题”在哪里?

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在随之而来的矛盾中,居民收入分配是一个热门话题。

意见不一,总的感觉是有不满,但具体问题是什么?似乎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够清楚。

面对收入分配模式中各种不令人满意的方面,有两种观点可以称之为主流并得到高度认可。

一是政府和企业在收入分配格局中明显偏高,换句话说,居民的份额偏低。

多年来,这种理解已被多次强调,具体数据也是可用的。例如,十多年来,居民收入份额下降了约10个百分点,消费率非常低。

当然,这种理解也与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社会成员的不满有关。

因此,许多人提出,在扩大内需的同时,应努力提高居民收入的比重,使消费成为未来的主要动力来源。换句话说,在未来,投资促进将转向消费是主要驱动力的新状态。然而,这一观点的基本数量基础在讨论中几乎看不到。

另一种理解是,一些学者进行了自己的论证,并经过几轮计算后提出。他们认为中国的收入分配具有巨大的灰色和黑色收入的特点。虽然统计官员没有提供数据,但这些灰色和黑色收入由一些社会成员控制。

根据这位学者最新一轮的计算,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现在有超过6万亿元的灰色和黑色收入。

这就引出了一个判断:如果6万亿元左右的居民隐性收入得到承认,前面提到的主流理解就站不住脚了。

因为中国目前的国内生产总值是5.6万亿元,如果有超过10个点实际上是非统计的个人收入,那么此前被指控的居民低收入份额将增加10个点,达到至少50%。

因此,有必要问两者中哪一个是具有主流特征并被人们广泛认可的。提交人尚未看到任何学者对此做出任何官方回应。

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不能很快达成共识,但冰和火这两种矛盾的理解同时在社会上得到广泛认可,这很值得我们考虑。

那么,真正的问题是什么?笔者认为没有一个研究者能够清晰明确地解释上述收入模式的价值:中国政府、企业和居民的实际收入份额是多少,以及实际投资率和消费率是多少(这样的研究工作当然有价值,但即使有结论,也可能还有争论)。

我们应该更深入地研究我国收入分配中居民收入的内部结构,即考虑整体收入分配,除了考虑政府、企业和居民的比例、投资和消费之外,还需要进一步探讨我国居民收入分配差距过大、规则无序和不公平的问题是否严重影响了我国的现代化进程。

作者认为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是研究者应该更加关注的真正问题。

收入差距很大,基尼系数的统计计算结果证明了这一点(官方数据2009年为0.49,2014年为0.469,仍然明显偏高)。

更重要的是,这种收入差距在与财产分配互动的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包含各种不公平的机制、不合理的规则和不充分的制度问题。

因此,有效推进制度性的反腐倡廉和着力实施再分配制度机制建设(如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合理构建收入分配规则与秩序),就成为我们建设现代化国家所必须经受的历史性考验。因此,有效推进制度反腐,努力实施再分配制度的机制建设(如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合理构建收入分配的规则和秩序),已经成为我们建设现代国家必须经历的历史考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