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别的了。私人投资“减半”的真正原因就在这里。

“从6月份的数据来看,当前经济下滑的主要压力来自投资增长的大幅放缓。

投资增长放缓的核心原因在于私人投资增长率的“悬崖式”下降,私人投资占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62%。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严斌最近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表示。

事实上,上个月的情况只是今年上半年的一个缩影。

自今年年初以来,私人投资的增长率一直在快速持续下降,全国固定投资增长率的“喇叭口”一直在扩大。

记者梳理数据发现,1月至6月,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仅增长2.8%,比1月至5月下降1.1个百分点。

相应地,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的差距从1-5月的5.7%扩大到1-6月的6.2%,喇叭口进一步扩大。

不仅增速“减半”,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61.5%,同比下降3.6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所发布月度宏观经济数据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根据当前经济形势,宏观政策应实施“积极财政政策+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相结合,将促进私人投资作为“稳定增长”的重点,同时加快转变增长势头,促进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

克里夫式的《坠落真相报告》(Falling Truth Report)指出,在金融抑制的背景下,民营企业一直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严重问题,导致投资热情持续下降。

根据2015年企业负担调查和评估报告,66%的企业反映“融资成本高”,比上年进一步增加6个百分点。

陈严斌注意到,第三产业和东北地区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更为糟糕。

1月至6月,第三产业固定资产私人投资仅增长1.6%。中国东北地区的私人投资同比下降31.9%。

“市场准入限制限制了私人资本可以进入的领域,特别是高回报的第三产业,如金融、医疗保健和养老金。

”报告说。

陈严斌认为,上述两个原因是私人投资持续快速下降的根本原因。

此外,报告显示,由于对第二产业的私人投资高达第二产业总投资的78%,目前的“去生产、去库存”等政策限制了私人资本投资空。

中央建设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马光远认为私人投资并没有异常下降。

他表示,大量投资投向制造业,而制造业已不再盈利。为什么投资?马光远最近参加了秘书长习近平组织的专家论坛。

他认为私人投资下降的最根本原因在于私人企业家对经济总体缺乏长期信心。

“当国务院经过一轮调查回来时,一切都是关于法律法规执行不力、政府职能转变问题、融资困难、融资成本高、国民待遇未得到解决、税收负担沉重等等。这些都是老问题。

为什么你以前在这么大的压力下保持高增长,但现在突然下降了?”马光远说。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刘元春也提出了与马光远相同的问题。他指出:“国有企业的强劲投资是当前私人投资“挤出”和增长率直线下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报告指出,政府投资的持续增长无法阻止全国投资增长率的下降。

自今年以来,政府投资一直是推动国家投资增长的核心力量,这一趋势在6月份继续。

1月至6月,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投资增速仍高达23.5%,比1月至5月上升0.2个百分点。

然而,这很难阻止固定投资增长的下降趋势。

1-6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同比增长9%,1-5月下降0.6%,增速连续3个月下降。

拓宽民间投资空间报告称,鉴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价格水平涨幅回落,货币政策应将定位由“稳健”调整为“适度宽松”。关于扩大私人投资的报告空说,鉴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和价格水平下降,货币政策应该从“稳定”调整到“适度宽松”。

特别是在积极财政政策对私人投资产生显著挤出效应的背景下,应加强流动性供给,降低挤出效应。

「就具体的运作措施而言,首先,增加货币供应和信贷供应,以提高M2的增长率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平衡,至少达到年初设定的13%的目标值。

根据经济的具体运行情况,货币政策可以灵活调整M2的实际增长率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平衡,使其超过目标值。

”陈严斌说道。

其次,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特别是考虑到下半年物价上涨回落的压力和美国加息预期减弱,中国可以在必要时再次开始降息,以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陈严斌建议在“适度宽松”的导向下,加强预期管理,给公众一个长期稳定的预期。

这可以更好地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进行生产和投资,从而缓解当前货币政策传导效率下降的问题。

在产业政策方面,报告还提出了两项建议:“加快金融改革,特别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和“进一步放宽私人投资的市场准入限制”。

目前,我国已经取消了对贷款利率下限和存款利率上限的控制,但利率市场化进程尚未真正完成。

银行业的垄断结构仍然使利率处于政府控制之下,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部门之间的信贷配给仍然存在。

陈严斌注意到,今年上半年发放的资金更多地投向了国有企业,没有有效发挥乘数效应来拉动整体经济增长。

国有资金使用效率低下进一步降低了财政政策的执行效率。

国有企业投入大量资金购买土地,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上半年的“土地王潮”。

2016年前五个月,中国企业在土地交易总量中排名前40位,占比58%,为近年来最高。

“私人投资的市场准入限制更多地反映在第三产业。

在交通、电信、电力和其他公用事业和基础设施领域,以及在医疗保健、金融、教育和其他社会事业领域,私人投资面临不同程度的市场准入限制。

”陈严斌说道。

报告建议,应进一步监督地方政府积极执行促进非政府投资的政策和文件,如“36篇关于非政府投资的文章”和“39篇关于鼓励社会投资的文章”,以创造公平和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扩大非政府投资的范围空。

发表评论